堂前言

看置顶就好。

2.9-2.14白衣卿相solitude两周年联文

来了来了来了(笔尖起火)

Solitude联文组:


总海报:长岛海鲜罐头@超大号西瓜糖 


主办方@Solitude联文组 




2.9白衣卿相·待月西厢


以戏曲道具为主题



参与人员


博肖


@啵啵味水蜜桃 


@栗子梨 


@慕夏_ 


@聂酩酊 


@蒜泥拍黄瓜 


@一颗甜橙子【vb本子预售】 


@一颗兔头 


战博


@楚辞入股不亏 


@朝露 


@猫忆- 


@南城悠幽(包子) 


@岁时记 


@Tapioca奶茶(争取日更)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@姽婳何奈流年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云青欲雨 




海报@劣颜 




2.10 白衣卿相·春秋代序


以文言文实词翻译为主题



战博


@阿念姑娘 


@川三 


@哈牛柚子露yu【有本预售】 


@梅叽 


@Ranmo阮衿. 


@嫩草吃兔砸 


@上池 


@Uou_ZB(一定看置顶呀)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夏日限定的缓儿. 


@知惘. 


博肖


@阿五是你的好朋友 


@半宿 


@啵桃奶昔 


@古砚微凹 


@栗子打柚子 


@慕夏_ 


@平平无奇欢 


@堂前言 


@一颗大白菜 


@漪荆姩 




海报@酸辣粉Z 


2.11白衣卿相·花晨月夕



@长安倾故里. 


@尘初未央 


@劣颜 


@秦玖妍 


@岁沅. 


@堂前言 


@物质浪漫 


@夏日限量贩卖 


@一只红豆鱼 


战博


@不腐会死的Cindy 


@川三 


@橙孑酸酸. 


@加减乘除的减 


@讲什么东西_ 


@懒癌珞七(缺失看置顶) 


@陌殇(看置顶) 


@沐晚 


@猫忆- 


@匪咕咕(三次忙) 


@神女 


@沈瑜-Queenie 


@茶霏三千 


@兔子机关枪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妤白白呐 




海报:长岛海鲜罐头@超大号西瓜糖 




2.12白衣卿相·烟来云岫


以烟草名称为主题



博肖


@林矛 


@夏日限量贩卖 


@平行波 


战博


@川三 


@奶盖芋泥超好喝 


@时时可爱鬼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@温肆瑾【限流看文戳主页】 


@椰奶林 


@知惘. 




海报@xian鱼不咸 




2.13白衣卿相·怡情悦性


全员综艺体,互相指定综艺题材



战博


@红绿鲤鱼与昱 


@北寺少年(看最新发的文章) 


@超大号西瓜糖 


@糊恩赐 


@嫩草吃兔砸 


@Ran然 


@溏心荷包蛋 


@天上星星会发光啊 


@温吞 


@杏酸杏【不写完悄悄不改!】 


@一个水饺 


@悦明呀(工作中) 


@33 


博肖


@长安倾故里. 


@惊春 


@江慕璃(生病QAQ) 


@木栀夏夏夏【预售看置顶】 


@秦玖妍 


@秋秋珩 


@司玖玖玖(高三暂退) 


@王那个耶啵超甜 


@云月 


@只是鱼啊 


@钟她没有柚子 




海报@秦玖妍 




2.14白衣卿相·熙来攘往


以乐队曲风为主题



战博


@加减乘除的减 


@猫忆- 


@神女 


@20岁浪荡丈母娘【看头像】 


博肖


@阿五是你的好朋友 


@_不遇 


@词俗尽欢 


@栗子梨 


@糖芝麻酥饼 


@堂前言 




海报@困困倦倦. 




以上就是全部,尽请期待吧。







看着我的联文陷入沉思,无脑甜,。。没内涵,造孽。。。

  怎么还差两个联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  想写,但懒

Q:小年快乐

卧槽我才看见!同乐同乐!

连锁2


“但是我只会煮方便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顾魏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看着他,眼底乌青皮肤黑黄,死死的盯着他,原来他根本等不到回自己家或者去警察局,如果没有陈宇一直跟着他,恐怕他坐上这辆公交车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没有机会下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跟踪,和各种暗示,都是再把他往这辆没有“活人”的公交车上赶。

      “都看什么看。”陈宇歪着嘴笑了一下,锋利的面孔在车窗上映出一个浅浅的影子,顾魏看着影子,陈宇单手把着他们左前方的杆子,而自己被明确的划分到对方的领地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管事的还挺有脾气,不敢弄死我,就冲人家手无寸铁的医生下手。”陈宇说,声音冷淡的,生生死死在他的语气里好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,顾魏觉得自己快拿不住手里的手术刀了。

     “识相点,回去该说什么,总有一个清楚的,在云河这块地方讨生活,规矩该是什么,就得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魏突然注意到了一个人,拉拉陈宇的袖子,指指车厢内唯一一个看起来有些面熟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前接过他的手术,让他来传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陈宇顺着顾魏的手指看过去,点点头,表示听他的话,到了站台,拉着顾魏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陈宇的手很大,可以直接包住自己的。顾魏想,对方手上的青筋也很性感,在皮肉下蛰伏着,野蛮的宣誓着自己的个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路上有点堵车,本来十分钟的车程愣是开了三十分钟,顾魏被拉好安全带安置在后座上,好像一件脆弱的瓷器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这件瓷器跟着陈宇到了对方家里,顾魏很体贴的扮演者美丽懂事小白花的身份,抿着嘴巴打量着,陈宇的家很干净,简约的有点过分,看起来有一段没人住过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之前有事出去,才回来。”陈宇解释着,把外套叠成一个方块,板板正正的扔在一边,“顾医生,都到我家了,还握着把刀多见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你对我图谋不轨。”顾魏开玩笑道,把手术刀扔在木质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,那我干嘛费劲救你。”陈宇把换下来的衣服扔在沙发上,叉着腰,被顾魏气笑了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看着挺正经,嘴上真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魏挑眉,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责任在我,”陈宇说。“所以你要不要吃点什么。”然后想了想不等顾魏开口又加了一句,“但是我只会做方便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方便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陈宇家不算大,但东西实在少得可怜,显得整体空荡荡的,人又闷的要命,除了进门那几句也没话讲,顾魏觉得无聊,掏出手机,微信里陈舟的消息在最上面,数字不停的在跳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还是年轻人,热情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[哥,你到家了吧哥]

       [我趣,为什么我哥跟着你,没事吧]

       [完了完了,贵哥,您回个消息呗,求您了]

        顾魏舔舔嘴唇,回复道

        [没事了,我现在在你哥家里]

        [啊,那就好!]

        [等会儿?啊?????]

        “顾魏,吃饭。”陈宇两指叩了叩门,灰色衬衫被汗水浸出一大片深色,手里还端着两个碗,看上去有点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宇没骗人,他确实只会做方便面,顾魏很给面子的吃了一碗,两个人的饭桌安静的要命,吃完了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宇,嘴巴塞的鼓鼓的,非常接地气。

      “今天住你家,会不会麻烦你了。”顾魏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会,你乱跑又被那帮人盯上才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也不必这么直接,顾魏想。

       陈宇抬头看了看白墙上的表,整个家里唯一可以称得上是装饰的东西,板板正正的挂着,让顾魏想起了高中墙上的电子表,还有点不合时宜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“到时间了。”陈宇快速把最后面送到自己嘴里,到厨房找东西,顾魏不解,也不好意思跟上去看,默默低收拾好碗筷。

       “吃完了?”陈宇大声朝顾魏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刷碗吧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要不要过来,给你看个好玩的。”陈宇拉开了厨房到阳台的玻璃门,一只三花猫毛茸茸的脑袋就从门缝里钻出来,像是这里的常客。

       “哇,小猫。”顾魏手上的水没干只能看着陈宇拉开罐头,蹲下来歪着头看着,从陈宇的角度看下去,一人一猫都缩成小小一团,顾魏把刘海抓背过去,漏出一片光洁的额头。睫毛的阴影拉的好长,漂亮的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“他有名字吗?”顾魏抬头看陈宇,笑意藏不住,然后又埋头去挠小猫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“咪咪,好乖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陈宇挠了挠头把到嘴边那句狗蛋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叫陈小咪,随我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它是小姑娘,好漂亮好干净,一点也不像流浪猫,它每天都来吗,我刚才有看到你看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猫看上去有点认生,但还是乖乖从顾魏手下钻过去,顾魏叫一声咪咪就凑过来回应一下,活泼又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,喂过几次,然后就总来了,一般都这个时间,我好久都不回来了,可是它今天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河的晚霞很漂亮,从阳台的栏杆往下看,街道里的牌匾不整齐缺又和谐的挤在一起,电线上的鸟踮起脚尖扭着头,是夏天的味道,即使四季不变,可是气味永远骗不了人,陈宇突然,自己原本在一个很孤独的岛上,可是现在,还有一个倒霉的医生,没心没肺的哄着一直倒霉的叫做陈小咪的猫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明天喂不喂它,它都这么漂亮了。”顾魏把猫抱到自己怀里站起来,蹲的时间久了脚有点麻了,小幅度的晃着腿。

       大漂亮抱着小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来住吧,顾医生。”陈宇说,“就当你和它一起到我家避难,帮我照顾好它。”

  

  

Q:还记得我们去偷瓜被警察发现逃跑路过寺庙,我学你坐在垫子上扮神,但最后只有我被发现抓了,因为你是真的神

就算成功的概率为1%又如何呢,如太阳系般波澜壮阔,也只有0.14%产生了生命,平凡的我们绝大多数也终将如整个太阳系的 99.86%一般化作死寂。但这不重要朋友,大年初一,《无名》上映,我看谁还没预约?

  好的,阳的我没脾气

连锁

宇擒顾纵,伪破镜重圆

写着玩文学,有雷同告诉我!我就不写了😍


  

 “三年前的记忆从我脑海中被抹去,可是我经常做一个梦,那是一个无比燥热的夏天,在云河,我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,他在烈日骄阳下固执的给我打着伞却不说话,好像一片无知觉的棕榈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2017年的云河,天高皇帝远,位于中国边界线最长的省份之一云南,澜沧江的支流源源不断的流过这片亚热带县城,水运一个多小时,汇入湄公河,政府机关内部极其混乱,赌毒生意自由,破旧的桥头,一到晚上站满了卖淫的女人,不成顺序的站成两排,嘴里叼着抽到一半的马虎,因此当地人称其为黑天渡,载着罂粟花和大麻叶的船只毫不掩饰的开过去,兴致好的时候就甩一把鞭子打在桥上女人的屁股上,扔下一包抽剩的烟头。

       人们就在这个混乱不安的世道里浑浑噩噩的活着,努力的生存着,没落的玉器生意成了最后一块安身的净土,因为吴家本身就黑白大道两边走,玉器,毒品,形成了一条更安全的运毒链,把云河工厂里生产出来的毒品,运向范围更广泛的全国。

       灯火通明,形成一片病态扭曲的繁华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顾魏在来到云河两年后对其整体的评价。


      “谢谢顾医生,谢谢您,多亏了您我女儿才能顺利康复,您简直就是我们一家的救星,我这辈子,只要您说一句,让我为您做什么都行。”中年男人向顾魏鞠躬,泪水从他沟壑纵横的脸上滑落,好像雨水在滋润一块干瘪的木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分内的事情。”顾魏笑着推了推眼镜,交代家属出院后的注意事项,手指拂过病例上的字迹,吴氏玉器厂,工人,赵珈河,这周第四个吴氏玉器厂的工人,顾魏没由来的生出些许疑惑,但又觉得多管闲事,他只是医生,剩下的东西,他没那个能力,也没那个命管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都来的外科医生,一来就成了云河医院的一把刀,长的漂亮性格好,一腔热血来到边陲县城,本以为是悬壶济世,救民于水火,到了才晓得世道险恶,家里当初就不同意他来云河,现在更是急着催他回去,他新的研究精神类药物的课题眼看着也要有突破,这两天赶论文赶的颠三倒四,眼皮一直在跳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陈,帮我撕片纸,我粘眼皮上,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我这右边眼皮跳个没玩了,我得让他白跳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哥,你还信这个啊。”实习医生照着做了,顾魏用水把纸片润湿,贴在自己右眼皮上。 

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啊,我迷信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云河,拒顾魏所知,能平平稳稳的活下去的不容易,能念书又过得滋润的肯定大有来头,就像他手底下这个实习生陈舟,据说有个哥哥,比他大两岁,叫做陈宇,当年仅凭四个月就查出了阴阳账本扳倒了吴氏玉器厂的二把手,成了吴掌柜眼前的红人,吴掌柜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吴璇,老来得子却是个病秧子,听人说,吴掌柜对于陈宇,颇有托孤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“顾医生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啊。”陈舟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?盼我走啊。”顾魏开玩笑道,眼皮上的纸片随着动作起伏,轻松而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,这不舍不得你吗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医生!顾医生呢!”值班护士惊慌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,一个男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,半边脸溅上血渍,胳膊上的伤往下淌着血,看着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哥!”陈舟瞪大了眼睛僵住,眼泪一下子涌上来,顾魏张开嘴巴,眼皮长的纸片终于干彻底,从他脸上滑落下来,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“出去,别大惊小怪的。”那男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魏下意识抬腿往外走,被那人一手捞住,呼吸带着血腥味儿喷在顾魏脸边,顾魏安静的任他按住自己的肩膀,因为他的腰紧贴着一块冰冷的铁疙瘩,或许几分钟前火药才刚刚从中射出来,粘上了血污。

       “陈舟,带人家护士先走,这里只留我和这位医生,谁都不许进来。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却干净,顾魏有些安心了,他只是一个医生而已,只是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值班室里只剩他们二人,顾魏突然就不知道要干什么,带上手套拿着消毒水,对方脸上,溅着血的有些狼狈,眉眼却干净,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凶神恶煞,鼻梁拔地而起,棱角锋利,长相可以说得上是优越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医生?”对方叫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脱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没关系,我来。”顾魏回神,小心翼翼的剪掉一边袖子,垂眸看枪口,果不其然是枪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河这块土地上不安分,吴家是明面上的正经生意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多的是,放在明面上的毒品生意比比皆是,难免没有冲突,顾魏无意趟这趟浑水,可是事情真要往自己这边靠,他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看着吓人,没伤到骨头。”顾魏说,可是按照陈宇的身份,这种小伤根本不值得来医院跑一趟,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,到底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怕,我又不会干什么,不用这么小心。”陈宇忍不住说,顾魏实在是谨慎的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顾魏把手下的动作做的快了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哥,最近你回家小心些。”送走了这尊大佛,陈舟,把顾魏拉到一边偷偷对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把手术刀,反正在云河没有人回管这些,你给我哥治,那没等他出医院,整个云河的地下组织都知道了,难保有丧心病狂的来找你寻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魏指尖有些凉,他终于还是卷入了这场乱斗中,顾魏说一句知道了,点头道谢。


        细想下来其实当初陈宇对他可以说的上是温和,他安静得像一只沉睡的狮子,没试探,也没恐吓,只是让他安安分分的做好医生的本职,不让他卷进来,只是造化弄人,真应了陈舟的话,那群疯子最后还是找上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顾魏下班的时候觉得有人跟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魏假装捋平衣角,确认口袋里的手术刀还在,往公交车站走,顾魏家离医院不远,没必要非得坐公交,他身后的人还是跟了上来,应该就是冲他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家是肯定不能回了,去派出所吗?云河警匪勾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也实在想不出来能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天马上就要到了,对于这座似乎永夏的城市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,燥热,难耐,公交车里的空调也在消极怠工,顾魏一直觉得自己在公交车上,像进了一罐加热的鱼罐头,又闷又臭,今天却从头凉到尾,心口堵的发慌。

       车上的人很多,红绿灯一刹车,人挨得更近了,顾魏脚下一个没站稳要往前倒,身后的人一把把他捞住,箍着他的腰,顾魏靠在对方怀里,鼻息里传来有些熟悉的皂角味。

       “陈,陈先生?”顾魏小声叫到,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掉,干涩的像个上锈的链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怎么……跟着我。”顾魏斟酌着说,谁知道对方跟着他是准备干什么,还是直接把他灭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踪你的人不是我。”  陈宇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魏心下一惊,跟踪他的竟然另有其人,顾魏有些脱力,整个人不自觉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“或者说,不是跟踪,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宇在顾魏耳边说,“据我所知,警察护不了你,顾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管你想不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能和我扯上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魏知道,他还是被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个站点下车,我的人在那里接应,如果你信得过,可以去我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怎么办,留下来等死?除了相信陈宇,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
  

我这写着玩调剂的呜呜呜字数方面别对我有太高期待,我写着玩。

  我是懂摆烂的